反政府组织而她额头很分明地渗出细细的汗滴

哲理散文 诗歌散文网 标签:   月亮            乐的      敲开      我快   

小编:不知为什么,今夜我突然感觉有些疲惫、孤寂和无聊。我想上会海崖文学网,用鼠标叩开聊天室的门窗,然后与我志

原标题:反政府组织而她额头很分明地渗出细细的汗滴


回家的路上,砂锅摊上的老板娘和卖香蕉的老人,那还未抹掉的两张面孔时不时飘忽在我的眼前。满足的老板娘,快乐的卖香蕉的老者,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生存的位置,固守着它,也便是固守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快乐。

老板娘见我想离开摊位,有些紧张,一边忙手忙脚的操作,一边和我说着话,“这就好,这就好”,唯恐我离开。天很冷,而她额头很分明地渗出细细的汗滴。因为客人很稀少,我还是压住了内心的无名之火,一直等她做好后,吃了,然后塞给她两张碎票,潇洒的离开了她的小摊。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诗歌捉迷藏,对于她,我尚且生活得还不错,起码我是“吃财政”的国家干部,起码我每月有固定的收入……

于是,我快乐起来,我比较他们要幸运的多了,至少不用乞求别人去买我的东西,我的位置至少还有个人尊严的色彩。尊严不就是一种奢侈吗?我想,奢侈多了,心灵便会容易满足了;不懂的满足,就将永远不会有快乐啊!

当前网址:http://www.fjnpxwh.com/news/17777.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