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否认裁员与群一夜

生活随笔 诗歌散文网 标签:   与群一夜   

小编:周紫瑞过得很不好,非常不好地球上所有人都比他开心,都比他快乐。 上个月,他的女友意外怀孕,周紫瑞东拼西凑

原标题:爱奇艺否认裁员与群一夜


  晚饭后,周紫瑞无所事事,躺在床上玩手机。网上一条求助消息吸引了他的眼球。

  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回答:“我的名字叫群,因为我们数目众多。”

  周紫瑞认定自己是宇宙中最不幸福的一个渺小微粒,没有之一。

  今天上午,周紫瑞得知已经大四的自己依旧欠着十一个必修课学分。如果不在毕业前修满,那就不能毕业,顺延一年。更气人的是消息来自那个送他绿帽子的男生,法语诗歌论,一个比周紫瑞丑好几倍却十分有钱的富家公子。周紫瑞当时正与这位不共戴天之敌理论,出于羞辱的目的对方说了出来——毁灭性打击!

  “爸!爸!”周紫瑞大叫。没有回应。

  完全不懂这方面法律的周紫瑞回复道:“不用还,你死了就一了百了啦。”

  上个星期,周紫瑞带自家的三岁金毛去公园散步。金毛一路上蹦跶得厉害,牵引绳勒得周紫瑞手疼。于是他在离公园门口还有一条马路的时候解开了金毛的束缚。一辆私家车闯红灯,感恩颂诗歌,撞飞金毛。周紫瑞的父母气不打一处来,把所有责任推到儿子身上,如果当初抓紧救命绳,金毛怎么会死?

  那个人真的会死吗?周紫瑞有些害怕,同时又有些轻松。

  第二天新闻报道了这件人间惨剧。一名中年妇女杀死丈夫与儿子,最后割腕自尽。奇怪的是丈夫与儿子腰间有被一股巨大力量碾压的痕迹,下身血肉模糊,就好像被一辆满载货物的大卡车拦腰压过一样——小小的房间里又哪儿来什么大卡车呢?

  上个月,他的女友意外怀孕,周紫瑞东拼西凑了三千块钱送女友去最好的医院打胎,然后他得知这孩子不是自己的。女友和前男友旧情复燃,一顶绿帽子在周紫瑞头上戴了三个月。摘帽没多久,学校里几乎人人得知周紫瑞抛弃打胎女友,任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辅导员因为这个找周紫瑞谈过两次话,对周紫瑞的解释半信半疑,但终于压下了叫家长的念头,只是义正辞严地希望周紫瑞同学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务必做到知耻而检点。

  “什么灵魂?”周紫瑞说话哆嗦,“我……我不知道啊!”

  “你劝他自杀,灵魂就不是我的了!”说完,妈妈忽然靠近,与周紫瑞面部相贴。周紫瑞腹部剧痛,快要窒息:“你……你是谁?妈妈呢?”

  周紫瑞过得很不好,非常不好——地球上所有人都比他开心,都比他快乐。

  周紫瑞心急爸爸的处境,但他吓得不能动弹,连尖叫都忘记了。

  一个声音从妈妈喉咙里钻出,低沉嘶哑:“那个灵魂应该是我的!你凭什么抢走?”

  看来是个想自杀又担心欠款拖累父母的人。周紫瑞想到自己的惨状,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看来你过得比我还惨啊!争取早日投胎吧!”

  妈妈猛地转头,一双眼睛变成黄色,眼里流出血来。血淌到下巴,折纸小诗歌,妈妈伸出长得可怕的舌头舔舐血液,两根獠牙闪闪发亮。

  半夜,周紫瑞伸手拿床头柜上的水杯,突然看到一个黑影站在床边。他赶紧开灯,看到妈妈站着一动不动,满身是血。

  其实人的情绪正像一口井,人只不过是井中的一只青蛙。青蛙觉得自身弱小,碰到井壁就会身入万劫不复之境,殊不知世上有更大的青蛙,自然也有更小的井。孩童因为一个玩具的得失而喜悲,成年后回想只觉幼稚,就是这个道理。可惜周紫瑞悟不透。

  “我死之后,父母有义务偿还我的债务吗?”

名字控

当前网址:http://www.fjnpxwh.com/news/17855.html

 
你可能喜欢的: